让建站和SEO变得简单

让不懂建站的用户快速建站,让会建站的提高建站效率!

重庆祎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

重庆祎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王检下令严查麦当娜,阿Sir出动,正光陷入危机!

发布日期:2024-07-05 07:00    点击次数:139

呀!领导啊重庆祎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,什么指示?”

“在你们朝阳有个什么麦当娜酒吧,这个老板把我子给打了,把那个牙都给打掉了,这个事情啊,极其的恶劣,尤其在你的管辖之地,小高啊,我告诉你,这个事必须严肃处理,要给我儿子小华这么一个交代,一定要让他满意。”

“是,领导,你放心,在我的管辖之内,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呢,你放心,我现在马上打电话到他这个店进行查处,进行封禁,所有的有关人员我全部给抓回来。”

“行,这个事就麻烦你了。”

“没说的,领导您放心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这边高经理人把电话往底下这一打,什么制安的,防抱的,巡妨的集体100多个阿Sir直奔朝阳麦当娜。

这边正光根本就没当回事,人正光办事吧,也挺讲究的,我既然跟你发生冲突了啊,但是我告诉你,我不想跟你怎么地,是不是,得饶人处且饶人,根本也没当回事。

他们哥几个也都在这屋呢,但是你看外边,此时此刻,人家100多个阿Sir,尤其这高经理亲自带队,下把命把这个前后门,整个这个麦当娜给包起来了,包围了,你想跑,插翅难飞。

这边人家派两个阿Sir穿的便衣,直接奔这屋就来了,往屋里头一进,正光他们也在那忙呢,也没当回事。

人家进来这一看:“你好,我问一下子,你们这个老板在不在?”

正光没吱声,在一边坐着呢,那个泽建这一看:“你好,什么事啊?”

“我问一下你们老板在不在?”

“不在啊,什么事,你跟我说吧。”

这个傻子那眼睛直接能看出来,一看这俩人就不一般,因为人家早年吧跟四哥混的,你这点道理还不懂吗?看着就像阿Sir。

“那个兄弟,你要有事你就直说。”

“没事,谢谢啊,”俩人完事出去了。

等他们这一出去,他们肯定没跟出去,往这这一来:“光哥,我看这俩人100%是阿Sir。”

“阿Sir?不能吧,对面那个三哥不像报案的人啊。

不是,哥…”

“你听 哥的,啥也别说了,一会让他们听见了。”

泽建他们,相浩他们都明白,这是一个值得跟的大哥,生死关头,出了什么事,往我自个身上推,那还不够大哥嘛!多少大哥遇到事了,第一个跑了,第一个跳出去了,管你死活呀!

这边旁边那阿Sir向这个高经理长报告了:“高经理长,这屋里得有七八十人,这个怎么整?”

“都抓回去,挨个审,一个一个审,都整回去。”

“有一些顾客啥的也带回去吗?”

“都带回去,我要让他们知道我的厉害,我得让上面领导满意!”

“是。”

这边全给戴上手铐,啪的一背上,全给带出去,往车里一放,直接给拉回分公司去了,等说进到分公司了,两个笼子装满了,七八十人俩笼子干满了。

这边眼看人太多了,底下阿Sir提意见:“高经理啊,你看那女的,不能是吧?把那个女的放了。”

“行,把女的放了,女的不能是。”

把女的给放了,剩下这些男的挨个审,有的第一次进来,根本就不知道咋回事,有的是顾客啥的,我就是来玩的了,我咋的了?要给我抓起来。

等说这一审讯,人家阿Sir也会审:“来,老实交代来,自个犯什么事了自个说,别让我说,你自个说算立功,要让我说出来,你知道咋回事,自个犯啥错误了,交代。”

底下一看:“阿Sir,你看我这没干啥呀!”

“不说是吧,等我说呢。”

“我那个前段时间吧,蒙两个学生点钱,但是不多啊,就25块钱。”

“挑重点的说,最近打没打仗?”

“不打仗了,我没打仗。”

“之前呢,之前有没有?”

“之前,我就偷过人裤衩子,看过人洗澡啥的,没,没整过别的。”

这边把其他人挨个审,你挑那个什么黄毛啊,什么绿毛啥的,到里边直接就走了,一吓唬你就啥都交代,但是他们身上吧,没有太大的事。

你看那个什么小鹏啊,什么大春,往里头一送,也看见了身上有那个纹身啥的,直接先给你放到第二笼子里,你得有嫌疑。

等说那些没啥事的顾客啥的,该放就放了,最后留下一共是十多个人,算上正光他们,给扔在第二笼子里了,包括正光啊,泽建他们。

当服务生?我看你怎么不像好人呢?来,给他整第二笼子里去,我告诉你啊,像你们这种的不像好人的,一会我一个一个审,一个一个查,来,给我整进去。”

这边给泽建关进去了,直接全给分去了,你像什么那个大春啊,小鹏啊,全给整笼里去了。

但是你看正光底下这几个兄弟,什么泽建,相浩,崔使德呀,陈洪光啊,基本上全是咬紧牙关,一个字不提,一个字不说。

等于说把正光这一整过来,老虎凳子一坐上吧,上边一个板,带着铐子,你想站都站不起来,后边笼子嘛,面前是三个人审,审正光这个人是行侦大队的,大队长。

旁边还有两个人,往这一坐,看眼正光,正光看眼他,

“你心理素质挺强啊,你这心理素质不错啊!”

正光往里一看他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赶紧交代,我审一晚上了都说不认识李龙,我看你,你是李龙啊?”

“我是。”

“行,打人的找着了,知道打的是谁不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“咱们市最高检检的,一把的孩子,我听你这口音,不是北京的?”

“东北过来的。”

“在东北是不是犯事了?”

这一句话给正光干懵b了,本身到这来吧,就不知道怎么回事,心虚,你说这一句话,你在这里面你就是心里再强,你经不起他们诈呀。

这边这一看:“老实交代,别跟我说,在你的店里搜出五连子来了,一共六把五连子,还有两把短的,说说怎么回事,你们早些年是干啥的?”

“我不知道。”

“不说是吧?行,我让你不说,你等我查出来的。”

“来,给他关那个第二笼子里去。”

这边上来俩阿Sir啪嚓一下给带走了,人家知道你是老板了,我先不动弹你,把你底下这几个兄弟,小鹏啊,大春啥的,以及一些工作人员,人家有经验的阿sir这一审,你有没有事,那通过你的眼神,你的一举一动人就能看出来。

无关人员基本上全给放了,等剩下的全是正光这些核心成员了,什

么高泽建,陈洪光啊,崔始得呀,郑相浩,基本上都这些人了。

把他们挨个给分开了,一人一个屋,我就诈你们,我就不信在你身上我整不出来东西来,因为也能看出来,你们几个人指定是有问题。

首先先把这个陈洪光给整进来了,往这一坐下,交代了吧,这边拿个小本,三个阿Sir,人家都老油子了,都干多年的了。

那好嘞。”

另一边,等说放出来这些人,把露露给放回去了,为什么说正光人好,人仁义呢,讲究呢,这女孩也一样,那也相当够用了。

你说回到家:“这怎么整的?我怎么救这个光哥呀,我怎么整?”

他知道正光的大哥是代哥,但是我没有电话呀,我找谁去?

寻思来寻思去,上楼下打个车直接奔那个天上人间就来了,他知道代哥跟天上人间那个覃辉,包括夏宝庆他们都认识。

往这一来,那门口的大牌匾,灯红酒绿的,往里那一来,那里边跳舞的唱歌的人太多了。

门口那个保安也看见了:“你好,咱是找谁吗?”

“你好,大哥,我是朝阳麦当娜歌舞厅的,我老板叫李正光,我光哥出事了,我要找代哥,我找加代。”

“你找代哥,代哥也不在这啊,他也没来呀。”

“你跟那个你老板,覃辉说一声,我想见他一面。”

这个保安大哥吧,人就真就挺好的,往屋里的一来:“你等会啊,我给你跟他说一声。”

里面夏宝庆,庆哥正好在一楼呢:“庆哥,门外来个小姑娘,说是朝阳麦当娜歌舞厅的什么驻唱,是歌手啊,说他老板叫李正光,是代哥的兄弟,那个出事了,让我跟那个辉哥说一声。”

“人在哪呢?”

“在门外呢。”

“给她整进来,叫进来。”

这边把小姑娘这一叫进来,露露这一进来吧,庆哥往前一来:“你好老妹,出什么事了,你跟我说。”

“你好哥,我是朝阳麦当娜歌舞厅那个驻唱。”

“我知道重庆祎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,你往下说,怎么的了?”

“我老板李正光,来了伙社会,给那个社会给打了,随后就来了100多阿Sir,给我光哥抓走了,你看我也找不着代哥,我知道你们认识,通知一下我代哥吧。”

这边夏宝庆一听,这个事绝对不是小事,把电话直接打给代哥了:“喂,代弟,我是你庆哥。”

“庆哥,怎么的了?”

“昨天晚上又喝酒了?”

“天天喝吧,这还没睡醒呢,怎么的了?”

“我跟你说个事,你兄弟李正光,底下一个歌手,一个驻唱,到这来找我来了,说他出事了,说把一伙社会给打了,还是怎么地的,这小姑娘在我这呢,要不你你跟他说吧。”

“人在你那呢?行,你把电话给她。”

“来,老妹。”

电话一递过来,这边一接:“喂,你是?”

“你好代哥,我是光哥底下那个驻唱,之前你还给过我钱呢。”

“我知道,你光哥怎么的了?”



相关资讯

服务项目

TOP
友情链接:

Powered by 重庆祎辰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

Copyright 站群 © 2013-2021 365建站器 版权所有